搜藏网首页 |
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您当前的位置: 图片 > 今日关注 > 次仁朗杰:我的潘朵拉
次仁朗杰:我的潘朵拉

次仁朗杰:我的潘朵拉
时间:2013-05-13   来源:东方早报    

查看原图

 

  拉萨的八廓街,终年人流如织。传统和现代汇聚于此,手工古玩和工业制品琳琅满目,熙熙攘攘的游客穿行其间,大饱眼福之余,也会欣然地挑选一些富有当地情趣的旅游纪念品。

  对于这番热闹的街景,一个当地人看在眼里,暗暗觉得有些着急。他叫次仁朗杰,是一个艺术家。

  朗杰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西藏那曲,从小对艺术感兴趣,在两位汉人老师韩书力和余友心的感染下,加深了对于西藏本土文化的认同。韩书力和余友心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先后来到西藏,对于西藏的壁画、唐卡、玛尼石刻等各类艺术形式进行了梳理和研究。

  朗杰他们这代人有一种文化上的焦虑。在朗杰看来,一方面他们对于传统文化既崇拜向往又无能为力,感觉似懂非懂,又没有时间精力去学习。另一方面,这几十年西藏社会变化非常迅猛,很多老物件逐渐丧失了实用价值,汇聚到了八廓街的古董摊上。“我有很多次带着游客团,去逛八廓街。眼看着很多东西都被游客买走了,逐渐变得不全了。然后就想到应该要收一点东西,以后给自己的孩子看看。”

  就是这么一个淳朴的念想,开启了次仁朗杰收老东西的生涯。

  踏入朗杰家的小院,两只藏獒此起彼伏地吠叫着招呼客人,沿着楼外的梯子爬到顶层,一整个楼面全是朗杰夫妇的工作室。而在工作室的各处,挂着、摆着、靠着的,都是二人的作品和他们的收藏。作品和收藏相间地摆放着,有时候,甚至完全地融合在一起。

  屋内最引人注意的装饰是木质天花板上悬挂的一簇老钥匙,它们造型各异,长短不一,成群地围在一起,别有情趣。游客可以在八廓街的摊贩处看到这类钥匙,但它们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。朗杰每次带回一件老东西,都会兴致盎然地把玩、研究,甚至查阅相关资料,而认识越深,越会激发他的“占有欲”。

  2004年起,朗杰尝试着将搜罗到的绿松石、转经筒上的白海螺、动物的骨头等东西加入自己的作品中。这种方式赋予了他的作品一种理性的观念和感性的温情。

  “如果一个人运气不好,我们就会说他的魂不在体内了,然后做一个招魂的法术,拿一个绿松石护住他的魂,然后让他戴着这颗绿松石。”朗杰觉得这种传统的方式对一个人帮助可能特别大,“可能没有魂,并不一定说有魂,只是他的状态不对,或者有点抑郁。用这么一个手段,安抚他的内心,他真的就会感觉踏实了。如果我对某些作品有一种担忧,就会挂上一颗绿松石。”

  在无心者看来,或许只是一颗普通的绿色装饰,但对于朗杰而言,每一颗绿松石背后都有很多的故事。除此以外,他还常常用到老佛珠、开过光的铃铛、辟邪的铜镜……

  “铜镜也是从内地传过来的,现在我们就把它变成一种辟邪的物品。”朗杰不满足于只是收集老物件,他将自己对于每一件老东西的理解,通过创作的方式呈现出来,“镜子嘛,邪恶的东西照过来,就会反射回去,我也会在画上用一些铜镜,希望有些不好的东西都不要出现在这一个文化领域里面。另一方面,它本身又是一面镜子,从镜子里能反射出观者,及他背后生存的环境。”

  来自西藏的传统气息弥漫于他的作品之上,也由此生发出一种新的活力。朗杰不喜欢自己收集回来的东西只是怀旧的摆设,他希望给每一件东西找到新的位置。他本人对于西藏文化的态度亦是如此,“传承传承,最后就传到博物馆了。”朗杰再三作出如是表述,“不能停留在老祖宗的那一块儿。更重要的是发展。和当下的时代一定要完全结合。不然你就是边缘的,然后逐渐就消亡了。”

  组建了家庭之后,这番责任感显得愈发强烈。朗杰和德珍同为艺术家,他们在大学毕业后花了两三年时间临摹壁画,现在他们夫妇每周都会带着儿子逛八廓街,给他讲述每一件老东西背后的故事。德珍曾经有一幅作品,画的是她的家族四代人,祖父母穿着传统的藏服,父母穿着绿军装,她和朗杰穿着普通的衣装,而他们的儿子,被画成了阿凡达的模样。在他们心目中,传统的文化就跟潘朵拉星球的环境一样美好而脆弱。

  所幸的是,儿子在他们的耳濡目染之下对于传统还颇有了解。朗杰说,他打算收集一些民俗的小东西,每年儿子过生日时送给他一件,希望儿子同样也能够去珍惜它们。

  次仁朗杰自己的收藏计划还在不断扩展。他现在既收民俗生活用具,也收藏佛教法器,按照朗杰自己的说法,就是从“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”入手。他最近的收藏重点在于冷兵器,光是藏刀就收了40多把。

  朗杰正在酝酿一个计划,用这些收藏做一系列名为“喜马拉雅”的装置作品,谈谈他所生活的“潘朵拉星球”,不是令人怀念的昨日故土,而是每时每刻都生活于其中的今日家园。

  “以前我收的东西,还有破铜烂铁一大堆。我在河边看中一幢房子,想用这些东西镶一堵墙。”朗杰提到说,一方面是给老东西一个归宿,另一方面,环绕其间,也是安抚了收藏者割舍不断的对于传统的依恋。■

  Q&A收藏十问

  Q: 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的?

  A: 和艺术创作有关系。

  Q: 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?

  A: 一个骷髅面具。

  Q: 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?

  A: 就是第一件藏品。但说实话,我都喜欢。

  Q: 你的“收藏之道”是什么?

  A: 分门别类地收,尽量收齐。

  Q: 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收藏?

  A: 下乡。每天转八廓街。从古董商处收。

  Q: 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?

  A: 如果要一一数,可能会有上千件。

  Q: 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?

  A: 级别没到收藏家级别,我们的出发点也不太一样。

  Q: 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?

  A: 乐趣大了去了。买老玩意儿的梦我经常做。

  Q: 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?

  A: 赝品没有碰到过。有一些是老东西有损坏,然后用新技术修补的,我遇到过几次。

  Q: 有一天你能放弃你的藏品或捐出吗?

  A: 要看我的经济能力。捐的话,现在还没到那个份上。

标签:次仁朗杰 今日关注 书画收藏 钱币收藏 搜藏网
出处:搜藏网
【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
一 、凡本站注明“文章来源:搜藏网”的所有稿件,版权都归本站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转载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时必须注明“文章来源:搜藏网”。违者本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二、本站转载的内容,出于非商业性的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文字、图片涉及版权或者其它问题,请作者及时与本网站取得联系。


上一篇名家小幅亦精彩 下一篇毛焰佩斯北京个展
更多